首页 > 新闻资讯 > 企业新闻

西城动态 | 董事长陈登峰受邀接受思翔新媒体专访记录。

来源:xcsj-168     发布时间:2019-10-30

  思翔新媒体专访
  
  思翔「汇智长三角」沙龙
  
  《一些带问号的结论》
  
  受访人:陈登峰
  
  2019年10月17日,在“工程设计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未来”思翔「汇智长三角」沙龙举办的前一天,我司董事长陈登峰先生有幸受邀接受思翔新媒体的采访。两个多小时的访谈中,陈董数次提及“思考”一词,思考如何拥有更大的舞台发展事业;思考如何拿到甲级资质,拓展更多项目;思考子公司浙江慧远工程数据技术有限公司如何重新定义以应用为导向;思考设计院做EPC背后的逻辑……
  
  社会发展至今,各行业处于变革期,企业谋求转型升级,很多选择都是“摸着石子过河”,决策不一定是对的,结果不一定是最好的,但可以肯定的是,爱思考的企业家会让受限于当时当下的探索多一份理性前行的力量。

浙江西城工程设计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登峰先生


  
  一、“我这个人总是要折腾的”
  

  思翔:是怎样的机缘巧合促使您成立了浙江西城?
  
  陈登峰董事长:
  
  我是同济大学1987级公路与城市道路专业的,1991年毕业后,进入杭州市城建设计研究院工作。1999年出来,成立了自己的团队。
  
  之前在国有体制下面,年收入在当时也算不错,但内心总感觉,自己还想做更多的事情,希望个人事业的发展拥有一个更大的舞台。然而,事实情况是,囿于体制的束缚,有时候像手脚被绑住了一样,施展不开。后来,因为一个人事关系事件的诱因,我从体制内出来了。当然,如果没有这根导火索,我也迟早会离开。就好像别人对我的评价——觉得我这个人总是要折腾的,不管到哪儿都得折腾。假如没有当时的导火索,可能那两年不折腾,过几年也会折腾,因为有一粒种子一直在心里萌芽,契机的发生把事情往前推了一大步。
  
  离开原单位后,鉴于专业和业务上的积累,我继续选择了设计行业。2008年,公司注册成立“浙江西城建筑市政设计有限公司”,之后经历了申报资质、成立分公司等过程,2015年正式更名为“浙江西城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公司发展经历由小到大、成员由少到多,现在我也能理解国有院或者大公司的管理情况,难以照顾到每一个人。
  
  二、“缺乏行业的准入门槛,开始生存艰难”
  
  思翔:作为一家民营设计院,在十多年的发展过程中,有哪些特别的经历?
  
  陈登峰董事长:
  
  2008年公司成立后,虽然浙江西城的原始创业团队都来自甲级设计院,但拿着乙级设计院的资质,在现有市场里,能做的事很少。缺乏行业的准入门槛,让公司开始的生存比较艰难。为了养住人,我们采取了跟深圳西伦土木结构有限公司合作的方式,对方是甲级设计院,浙江西城做他的分公司。尽管这家公司也是一家民营设计院,在跨区域拿项目时,也相对困难。
  
  留住人才后,我们一边做技术积累,一边酝酿资质升级的事。中间经历了很多波折,投入了大量的财力和人力,2015年3月,浙江西城陆续拿到了市政行业(燃气、轨道交通除外)甲级设计资质、风景园林专项甲级设计资质、建筑行业(建筑工程)甲级设计资质,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浙江西城真正放开手脚做事,整体业务量上升非常快。现已在全国各地设有14家分公司,2018年总营收达4.29亿。
  
  三、“游戏规则变了,设计院到底该干什么”
  
  思翔:您如何看待目前的行业发展变局?
  
  陈登峰董事长:
  
  一方面是,行业游戏规则的改变。这两年明显感受到,纯设计的项目越来越少,特别是浙江地区。2014年年底,浙江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发布了《关于印发〈浙江省政府投资项目工程总承包试点工作方案〉的通知》,将杭州市等4个地区作为“浙江省工程总承包试点地区”,随之而来的是项目运营模式发生变化,当然还包括近两年的PPP模式。
  
  我把EPC理解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原来是总包形式,参与者只有作为业主单位的甲方和作为施工单位的乙方。但是,现在采用EPC形式进行招投标,多了一个参与方——“设计单位”。如果你只是把它理解为这是行业游戏规则的一部分,因为设计院要参加,我(设计院)跟你合作了,然后我(设计院)要拿几个点的话,这种EPC模式一定不长久。
  
  为什么不长久呢?一般EPC的中标价都会比纯施工招标高一些。可以理解为有新的参与方,需要有新的利益点。可是新的利益点,为什么要设计院参与呢?我认为这背后的原因是伴随国家经济的发展,作为甲方的业主生活条件好了,想要更好的东西,所以他愿意出更多的钱。比如说,原来一个杯子售价十块钱,卖给人家就十块钱。但现在买方群体中来了个老板,他愿意出15块钱,你要还给他原来十块钱的杯子,那他一定不买这个。
  
  具体到西城,自2017年开始,公司在原传统设计的基础上,延拓了EPC工程总承包的业务板块,成立了EPC综合管理部。在市场大环境及社会实际需求的背景下,EPC板块业务迅猛发展的同时,也培养了大量工程建设领域的综合型人才,为公司未来的发展壮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另一方面,设计院本身的转型升级。马云说过,我一直觉得我们不应该弯道超车,而是换道超车,弯道超车十超九翻,你要想在弯道超车的可能性真不是太大,我要在前面你想超,没机会,只有在另外的道上超车才有可能。在我看来,换道超车的本质是如何创新的问题。
  
  回到设计院本身,我们是学工程出身,前辈告诉我们,设计院应该那么干,只做设计的部分,对专设的点进行服务。这种做法在一开始设计院发展好的时候,没问题。但是现在情况变了,设计院不仅挣钱难而且留人难。这时,我们应该重新思考,设计院到底应该干什么,或者说还可以干什么。除了设计端和建造端,是不是还可以参与到运维端。以前的设计院是以传统的设计咨询业务为主,西城也不例外,伴随行业的变革与发展,通过不断探索尝试,西城于近年调整为双主业模式,即传统设计+EPC总包;未来我们还会回来单主业,但那个单主业是以EPC总包为主,且设计是为EPC服务的。


  
  四、“摸着石子过河,我得出些带问号的结论”

  
  思翔:为应对变局,聚焦到数字化转型方面,企业有哪些发展和思考?
  
  陈登峰董事长:
  
  就实践而言,2015年开始,我们把目光集中于数字化转型版块,经过前期的酝酿研判,浙江西城内部于2016年组建了BIM研究院,其功能定位为内部生产支持部门,为设计院做正向设计。后来我们发现一个现实问题,工具的运用的确能让设计质量更高且精准度更高,但产品在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后,却没人买单。与此同时,在探索过程中,我们看到了工程数据的价值,这些数据其实一直都存在,只是存在方式发生了改变以前是二维方式,现在是三维方式;而且三维建模技术不仅可以服务内部设计,还可以服务外部市场。我们只有将其互通及共享才能发挥它的价值。
  
  2017年,浙江西城对BIM研究院进行了模式重整,将其单独分离出来,成立了浙江慧远工程数据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慧远)。独立出来后,遇到的实际困难是公司内部没有足够的资金投入来留住人才。但我们也意识到很多新生事物如果不坚持,就会死在黎明之前。考虑之后,公司决定通过股权激励的方式来留人,尤其对于掌握核心技术的牵头人,公司承担市场风险,保证他们的收入。这就像互联网公司,最初的技术研发团队甚至初创人,最后都是小股东。
  
  2018年的数字化实践上,我们感到很迷茫,只探索了建模和基本应用。今年开始,我们有了新的思考——数字化方向重定义。我们认为,三维数据模除了在建造端应用外,以后还可以在运维端应用,它会成为构建智慧城市的物理基础,数据为重,应用第一。
  
  通过这几年的探索,我得出了一些结论,带有问号的结论。第一,设计院要不要做正向设计?单纯就问题而言,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有金融支撑,而且以后的数据存在方式必然如此。但实际上,作为设计企业,我们最大的困惑在于现在没有市场,没有人愿意买单,这带来很多实际操作困难。第二,设计院什么时候做正向设计?关于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大院有能力也有实力做更多的事情,小院即便有能力,但犯不着。为什么呢?因为没必要用大的开发成本去做数量很少的几个项目,开发完全可以由软件商来完成,设计院向其购买产品。第三,设计院以什么样的成本去做正向设计?最早浙江西城想做正向设计,但后来觉得这个事情也没那么重要。做到协同设计和质量提高是一定的,但过程是做成二维再翻译成三维还是直接得到一个三维模型,个人认为本质区别不大。至少在现阶段,你要把自己的人都锻炼成三维设计师的成本一定远远大于你让别人去转成三维形式。


  
  五、“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思翔:您认为企业在推进数字化转型中,有哪些痛点?
  
  陈登峰董事长:
  
  第一,人才瓶颈。既懂工程,又懂互联网的人,很难找。要么依靠自己培养,要么用两个团队来磨合。在融合上,我们在慧远做了一些尝试,但也有人提出,“去了(慧远)之后可能还要回来”。后面,我们思路发生了一些变化,把慧远定义为孵化器,一个储备能量的地方。欢迎有运营经验的国有公司来加入我们。
  
  第二,资金瓶颈。对于新生事物,一个是前期的财力投入可能跟不上,另一个是很长时间看不到收益。如果要吸引投资,至少要坚持到有一些初步成果的时候,而不是在理念阶段。
  
  数字化是必然趋势。虽然有这么多的困难,但我相信未来一定是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这就像人生的三个境界。打一比方,你推一辆早餐车卖早餐,勤劳一点,肯定能养活家人,这个层面是维持生活;你开个公司,通过技术服务实现价值,这是改善生活;还有一种是,用思考改变人类行为方式,像马云那样。假如一个应用能够改变所有人的生活方式,那数量一定会产生巨大的力量。
  
  另一方面,我相信工程领域一定会诞生独角兽企业。官方给独角兽下的定义是:成立八年以内,估值10亿美金以上。受限于网络通讯技术瓶颈,以前感觉独角兽跟工程领域关系不大。然而,随着5G甚至以后6G的到来,互联网技术和工程领域的产业融合,一定会诞生新的业态,诞生用户量非常大的独角兽企业。
  
  以上为所有专访正文,再次感谢思翔新媒体对我司董事长陈登峰先生的采访。
  
  “公司简介”
  
  浙江西城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浙江西城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始建于2000年,是一家业务范围涵盖市政、建筑、风景园林规划设计及咨询的综合性设计院。杭州总公司现有员工250余人,其中专业技术人员180余人,技术人员占90%以上,高级及以上职称50余人、中级职称100余人、各类国家注册人员20余人,拥有完善的管理体系及架构。
  
  2017年西城立足在原传统设计的基础上延拓了EPC工程总承包的业务板块,成立了EPC综合管理部,符合国家建设领域的发展方向,板块业务得到了迅猛的发展,并结合大环境及社会实际需求下,培养了大量工程建设领域的综合型人才。公司连年获得国家级、省级和市级各类荣誉,并被省建设厅视为近年来本土民营设计企业发展势头迅猛的单位,企业发展前景广阔。
  
  浙江慧远工程数据技术有限公司
  
  浙江慧远工程数据技术有限公司是国内领先的工程全过程数字化咨询服务提供商,公司以工程数据为核心,融合IT、 loT、 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手段,推动工程数字化、信息化技术落地。业务范围主要涵盖公路市政、轨道交通、房屋建筑、水务管廊、医疗卫生、文化体育等领域,为这些领域提供全过程数字化应用整体解决方案。自成立以来,已经完成了百余个高速公路、大型桥梁、隧道、地下空间、管廊、房屋建筑等项目的数字化咨询,先后获得了国、省、市等奖项十余个。同时公司也是中国BIM发展联盟成员,积极推动行业的技术落地,先后参编了《市政工程信息模型分解与结构编码标准》、《公路工程信息模型分解与结构编码标准》等协会标准。

 


  
  Copyright:西城设计
  
  专访文字内容来源:思翔工程设计洞察
  
  部分文字修改:罗皓
  
  排版编辑:罗皓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Design by:weetop.comCopyright (C) 2014 weeto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5000370号